未婚妻车祸后智力仅3岁水平 军士长坚持完婚照顾5年
发布时间:2019-09-10  

  5年前,陆磊与未婚妻潘小侠遭遇车祸,未婚妻头部受重创昏迷20余天,醒后智力仅相当于3岁幼儿。5年多来,陆磊不离不弃,坚持娶她为妻,重新教她吃饭、走路、说话,妻子逐渐恢复,慢慢“长大”。

  对线岁,河南永城卧龙乡人,2001年入伍,现为驻浙江金华某部队四级军士长

  对线年前,陆磊与未婚妻潘小侠遭遇车祸,未婚妻头部受重创昏迷20余天,醒后智力仅相当于3岁幼儿。5年多来,陆磊不离不弃,坚持娶她为妻,重新教她吃饭、走路、说话,妻子逐渐恢复,慢慢“长大”。

  如今,原本只有90斤的美丽妻子已重达160斤,虽然生活基本可以自理,但仍不能自己完整地说出一句话,每次通电话时,陆磊就像在做选择题,要不断变换问句,靠听妻子的反应揣测她的心意

  尽管如此,陆磊15日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说,这些年他从没后悔过和妻子结婚,“我相信她肯定会好起来,我们要一直走下去。”

  陆磊:我们是相亲认识的。2008年春节我回老家探亲,小侠的姐姐介绍我俩认识,我们两家住一个村。其实我俩当时都不想相亲,为了应付家人,觉得只要见一面就能交差了。不过,见她第一面时,就觉得她是我喜欢的类型。后来才知道,她对我印象也不错。那之前,我也相过几次亲,但我是军人,时间不自由,不可能天天陪在对方身边,也不懂得浪漫,照顾家人的重担肯定要落在对方身上,很多女孩一听就不愿意了。可我跟小侠说了我的情况,她却非常善解人意。她说“如果咱俩在一起了,家里的事完全不用你操心。你在部队好好工作,只要你对我好,记得我的好就够了,我愿意等你回来。”我觉得这个女孩和别人不一样,她是真心喜欢我这个人。

  陆磊:大约一年半吧。这期间我俩一直分隔两地,我在金华,她在广东打工,我俩只能靠煲电话粥维持联系。当时我一回部队就办了每月1000分钟的通话套餐,可是根本不够用,我们还是为移动做了很多“贡献”。不过,如果赶上部队训练或有任务,我忙起来好几天都打不了一个电话,她从不抱怨,总是特别理解我,还很体贴地问我累不累,要我注意身体。我心里特别暖,认定这个女孩就是我要找的人。

  陆磊:2009年我们准备结婚,婚纱照都拍好了,年底我向部队打结婚报告也获得了批准。当时我已被派驻到江西上饶,因为还有些文件需要小侠签字,就让她过来看我,没想到没待几天就遭遇车祸。那是2010年元旦,我和小侠和战友一起吃过晚饭后,我俩出去散步。一辆失控的拖拉机突然从我们身后撞过来,当时我就昏迷了。

  我在医院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,我受的主要是外伤,中度脑震荡,躺在床上动不了。听人说小侠当时被撞落在十几米外砂石堆旁,头部受伤,已被下了病危通知书。医生说小侠头部瘀血较多,要做开颅手术,要我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。医生还告诉我,手术风险很大,让我做好最坏的打算。我真的又害怕又心痛,签字时手都在抖。

  陆磊:手术大概进行了一个上午,手术结束后,我就在家人和战友的搀扶下去重症监护室隔着玻璃看她。她还昏迷着,整个脸因为水肿而变形,身上插了各种管子,她那个样子让我说不出的难受。医生说,手术是成功的,但她一直没有苏醒,靠呼吸机在维持生命,也许会变成植物人。

  医生说,可以和小侠通过讲话刺激她,也许还能唤醒她。所以我没事时就一直守着她,不停给她讲我俩以前的事,念我们之间发过的短信,放她喜欢的歌。我翻出当时我们互发的137条短信,读了20多天,小侠的眼皮动了动,微微睁开一条缝。后来快一个月时,她终于完全醒过来了,可是却像个小孩一样,看什么都很茫然,谁叫她都没有反应。医生说,由于左半边脑子受损,她可能一时很难认出人来,智力也只有3岁水平。

  陆磊:原本医院建议我住院一个月,但小侠的医药费每天要花1万元,是笔不小的开支,所以我住了十几天就赶紧办了自己的出院手续,之后就一直在小侠的病房陪护。当时我妈妈、她妈妈也都赶到医院,我们轮流照顾她。小侠长期卧床,照顾不好会生褥疮,每隔一个小时,就要给她翻身。医生说,小侠右侧身体偏瘫,可能要一直卧床。怕她肌肉僵化,我们每晚要给她全身按摩两个小时,帮她擦背、洗漱。小侠在医院住了五六个月,部队领导理解我的情况,特批了三个月的假。收假后我回部队,领导还特批我每个周六、日可以外出,能去医院继续照顾她。

  陆磊:车祸前,我就已经认定她了,她一直很体贴很关心我。车祸后,听战友讲,当医护人员赶到现场时,小侠还有微弱意识,她拉着医生说“先不要管我,快救我老公”。她在那样的时候还能想着我,我真的非常感动。小侠两三岁时父亲就不在了,从小到大都很艰辛,她值得被好好珍惜。

  陆磊:我的父母不同意,都劝我不要和小侠结婚。连小侠的姐姐都劝我,她说我已经“情至意尽”,就当认个亲戚吧。但我已下定决心要和小侠在一起。我和父母僵持了2个月,他们看我真是铁了心,只好同意了。

  2010年10月16日,我回老家和小侠领了结婚证。之后就在饭店简单摆了五六桌,请两家亲戚吃了饭,算是喜宴吧。为了小侠的病,我们欠了很多债,加上小侠的身体还没恢复好,没办法大办特办。

  陆磊: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分隔两地。2012年时,我曾把我妈和小侠接到部队住过一年。她很多事情都要从头学起,闲时我就教她走路、吃饭、说话。刚开始,小侠根本站不住,我得架着她,慢慢锻炼她从1分钟站到几分钟再到更长时间。

  学走路时,她只能迈左腿,我就用绳子一头绑住她的右腿,一头绑住自己的左手,帮她保持平衡。深圳盐田区seo软件 打造智能核心优化系统 网赢宝,学吃饭时,我要握着她的手教她拿筷子。

  之后,我妈带小侠回老家了,平时都是她和小侠的家人照顾。我在部队一年有50多天的假,原本规定只能一次休完,但部队领导照顾我,我可以分两次休,每次都能回家陪她近一个月。倍感珍惜在她身边的每一天,希望能教会她更多的事。

  陆磊:出院后没多久,小侠被检查出无法生育。农村的观念是,如果没有小孩,这个家庭就不算完整。为了给小侠一个完整的家,2012年我们领养了一个男婴。小侠见到孩子也很开心,我想有个孩子可能也有助于她的恢复。不过,我对我妈很愧疚,她既要照顾大“小孩”,又要照顾小小孩,承担了太多的重担。

  陆磊:她现在会走路,也能自己吃饭,生活基本可以自理。她现在的行为已经像五六岁的孩子了。但最难的还是讲话。我们跟她讲话她能听懂,但她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,医生说是因为她的语言中枢神经受损。我们就只能一句一句教她说。

  平时一有时间,我就打电话给她,每次打电话我就像做选择题一样,要一直变换着问句问她,才能判断她到底想表达什么。即使这样,我们还是经常通话,我没办法一直陪在她身边,我想她听到我的声音也许能恢复得更快一些吧。

  陆磊:车祸前,小侠只有90多斤,非常清秀,我们结婚时她已经130斤,现在更是160斤了,长相也变了很多,完全是变了一个人。很多人看她照片都感慨,以前那么漂亮的姑娘现在成这个样子,都为她惋惜。但说真的,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嫌弃过我老婆,也从来没有为当初的决定后悔过。她是我的女人,我有照顾她的责任。

  陆磊:我想的最多的事就是,在不久的将来,我老婆一定会好起来的。我对她有信心,原本医生说她会变成植物人,我还是唤醒了她,之后医生又说她偏瘫,可能要一辈子卧床,可她现在已经能自己走路了。我相信,只要坚持下去,一定会有更多奇迹。但不管她怎么样,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和她一直走下去。